爱在不言中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同床而眠

小说:爱在不言中 作者:夏雪雨 更新时间:2018-10-12 10:21:15 源网站:笔趣读
  听了叶清涟的话,秦远益顿时又黑了脸,如墨的眸子酝酿着情绪,冷声说:“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都是全新的,标牌也没有撕。”

  清涟在秦远益的指引下,来到了主卧的房间,打开衣柜,果然看到半壁江山都是色彩艳丽的女装,看了标牌,都是一个叫莲丝丹的牌子的。从四五年前到今年的新款,基本上都挂在这里,可以算是该品牌的一个小型博览会了。

  莲丝丹是她特别喜欢的服装牌子,设计理念在展现青春风格的同时,也不失稳重大方。

  她不禁又想起冯翊君送给她的那套裙子,她很想开口问一句那天在梦中见到的秦远益,是不是真的。

  但想到后来温馨怡在电话里的话,她又马上觉得脸上发烫,操劳一夜这种事情,是非常不好启齿的,何况她不想自取其辱。

  秦远益看着她的脸红了,以为她是不好意思,顺手在底层拿了一套睡衣,就把她推进洗浴房。

  清涟知道自己现在再反抗也没有用,只能迅速关上门,而且马上上锁。

  秦远益也拿了衣服到了到另外的房间去洗澡,洗完后坐在小板凳上,轻揉着有些红肿的右膝盖。

  从抽屉里拿了喷雾剂,刚要给自己喷上止痛,但想了想,又把喷雾剂放回原位。他不希望清涟闻到他身上有药水的味道。

  刚刚突如其来的胃痛已经吓到她了,现在不能再让她为自己担心,让她过来住在一起,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照顾她,决不是让她来照顾自己的。

  等他回到卧室时,清涟还没有出来,他等了一会,忍不住去敲门:“你好了没有,再不出来,我就要进去了。”

  其实清涟早洗好了,只是一直在里面犹豫着,今晚该怎么睡?她记得,这套房子里,还有客房的。

  听到秦远益叫唤,连忙说:“好了,好了,我就出来!”

  她有些焦急去拿搁物架上的睡衣,一不留神,小内内也飘落下来,掉在湿漉漉的地面上。

  清涟顿时有些傻眼,用浴巾裹着身体,犹豫了片刻才对着外面喊:“能帮我拿条小裤子吗?”

  秦远益正在用手机处理文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重复问:“什么小裤子?”

  清涟通过镜子,看到自己耳根都红透了,一仰头,冲着外面大声说:“就是穿在里面的小裤子。刚才的掉地上,湿了。”

  秦远益总算是明白,拿好再去敲沐房的门。

  清涟把门开了一条小缝,用门板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只把玉臂伸出。

  秦远益看到白皙似雪的手臂上还有几滴晶莹的水珠,想像着里面那一丝不挂的身体,忍不住心猿意马,走了神。

  清涟空手等的有些焦急,怒问:“东西呢?”

  秦远益回过神来,才想起把小内内塞进清涟的手中。随后,浴室的门啪的一声响,重新关上。

  清涟在里面,又对着那套睡衣发愁,心里在暗骂,虽然丝稠不便宜,只是也不用这样省布料吧。

  吊带低胸小短衫,那蕾丝花边几乎罩不住她胸前的春光,那宽大不长的短裤,清凉无比的同时,她半截白花花的大腿也完全暴露在外面。

  她暗自在抱怨秦远益不怀好意,再次磨蹭着就不肯出来。

  秦远益很冤枉地打了几个喷喷嚏后,忍不住又去敲浴房的门:“你怎么回事,今晚打算睡在里面了?”

  叶清涟没有办法,红着脸顺手把浴巾披在身上,才慢吞吞地开门走出。

  秦远益看着她,先是有点不解地问:“空调温度太低了,你很冷?”

  清涟面带愠色手指着他跺脚咬牙在骂:“你是故意的,给我穿这样省布料的衣服。”

  但她的动作有点大,一不小心,浴巾滑落,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在睡衣下若隐若现。

  秦远益这时也忍不住咽下一口水,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如果不是有强大的自控力,此时真有一种把她压倒在身下的冲动。

  “这是四年前秦家的女管家给你准备的,现在看还是很适合你。”

  说话时,他的目光带着炽热,他不会强迫她,只是不等于他不渴望得到她。

  清涟顿时也明白了,四年前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所以下人准备时,大概已经想到洞房花烛夜的事。

  只是现在,清涟真的没有准备好。她手忙脚乱地捡起地上的浴巾,重新披上后,迟疑地说:“我的睡相比较差,我到客房去睡吧。”

  秦远益玩味地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有多差,让我领教一下。”

  “很差,我喜欢半夜把人踹下床去。”清涟很直接地说。

  秦远益还是在笑,“那我以后抱着你睡,你就踹不到我。”

  清涟还要想词拒绝,只是秦远益已经下床,扯下她身上的浴巾,直接拦腰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不容抗拒地说:“不要找借口了,你是我的妻子,我们没有分房睡的理由!”

  清涟慌乱地扯了床上的毛巾被盖住自己衣不遮体的身体,还要再开口辩驳。

  只是秦远益下一句,完全堵住了她的嘴:“你16岁时,我就见过你的睡姿,很安静。”

  清涟才猛然想起那年暑假在秦家作客,贪吃了冰琪淋肚子痛得满地打滚,在秦家的客房里住了三天,都是秦远益彻夜无眠地照顾她。

  清涟没办法了,把自己全身上下都盖得严实,侧身躺在床上以缩少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现在是盛夏,没有一会,她又觉得有微汗,低声说:“能不能把空调温度调低些,我热。”

  秦远益正半坐在床上用手机回邮件,故意冷声说:“不能,你热就少盖点。”

  清涟实在是受不了,从被窝里把手臂伸出来,但只是一会,又不安地缩回去。

  这样折腾了几次后,秦远益还是心软了,这样子下去,只怕她今晚也睡不好。

  最终还是拿起遥控器,把温度又调低了两度。

  他关灯躺下,两人睡在一米八的大床上,小夜灯照射在两人中间的鸿沟上,至少还能再睡两个人。

  秦远益带着一丝无奈地笑着说:“你半夜如果翻身摔到床下去,可别赖床不够大!”

  清涟不理会,只是闭眼装睡。

  她在心里默念着,如果他真敢侵犯她,她就一定把刚才的话给兑现了,把他踹下床去。

  只是秦远益安静地躺在那里,过了一会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人已经睡着了,一天的辛劳,加上身体的不适,他的体力早已经消耗殆尽。

  清涟转身看着他沉静的睡颜,廊轮分明的面庞上,安放得恰到好处的俊美的五官,让她看得有些着迷。

  他的眉头微蹙,似乎还在思索着,清涟心里暗暗地为他叹了一口气,位高权重又如何,终日处于计算跟谋略中,其实也是一件累人的事。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轻抚着他白皙的面庞,想抹平他眉间的川字。

  秦远益突然睁开眼睛,抓住她的小手顺势一拉,叶清涟猝不及防,已经陷入他的怀中。

  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清涟只觉得脸红耳热,心跳加速。

  馨香的味道在鼻间萦绕不去,她柔软的身体,不断地冲击着秦远益骚动的心。

  清涟即使未经人事,也不会不知道小腹上抵的东西是什么。她有点害怕,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秦远益烈火焚身,难受得很,他紧紧地把清涟搂在怀里,湿润的红唇从面颊划落到她的颈根,“可以吗,可不可以……”那声音像极了一个讨要糖果的孩子。

  修长灵活的手指,暖昧地慢慢解开她的内衬。

  清涟的双手,不自觉地环上他的脖子。

  他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一般,嘶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欲望,“给我……”

  随着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的大手一扯,清涟身上那不多的布料成了碎片,在空气中飞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