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霸主 第一百五十八章没区别

小说:绝代霸主 作者:岳龙鹏 更新时间:2018-06-04 10:45:19 源网站:完本阁
  那些席地跪坐的客人和穿梭于席间的丫鬟没有理会风清遥,当然风清遥也不会去注意这些人的,他来这里的目的第一是要带纪东楼离开,第二是向见一见那位晓萱姑娘。对风清遥来说其他人和空气没有什么两样。或者说还不如空气,空气还能让风清遥呼吸一下,这些人对风清遥完全没有一点用处。

  走进船舱之前风清遥就锁定了纪东楼所在的位置,走进船舱就直接向着纪东楼所在的方向看去。

  整个船舱之中其他人都在和身边的人说话,只有纪东楼百无聊赖的四处打量,所以纪东楼是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发现风清遥走进船舱的人。

  看到风清遥带着李志奇、秋香、小蝶进来,正坐的有些无聊的纪东楼直起身子对风清遥一脸喜色的挥手喊道:姐夫,我在这里,快过来。

  风清遥缓步走到一脸喜色的纪东楼身边坐下很是有些奇怪。

  以纪东楼对纪嫣然的维护,按道理来说自己倒了青楼画舫之中纪东楼应该是非常生气,恨不得揍自己一番才对。可是现在纪东楼看到自己出现在清然舫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一脸喜色的招呼自己和他坐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很是怪异。

  出现这样的情形问题只能出在那个还没有露面的晓萱姑娘身上,使得风清遥对这位晓萱姑娘更加好奇了。不知道这位晓萱姑娘到底有多大的魅力,竟然能让纪东楼忘记心中的某些想法。

  整个船舱所有人都在低声说话不敢大声喧哗,纪东楼这么高声大嗓的一喊顿时招来所有人的怒目而视。他们本来就对纪东楼这么一个莽夫竟然坐在最靠近晓萱姑娘的位置上,而他们这些才子却只能坐在纪东楼下手有些不满。不过纪东楼之所以能坐在那里只因为纪东楼曾经帮晓萱姑娘挡过几个纨裤浪荡子,晓萱姑娘感恩让纪东楼所在最靠近她的位置。所以众人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可是现在纪东楼竟然高声大嗓的破坏船舱之中的气氛,这他们就不能容忍了。一个个对着纪东楼怒目而视。

  莽夫就是莽夫,除了一身蛮力还有什么能耐。坐在那里真是可惜了那个位置了。我牛子贤堂堂一省解元却只能坐在这个位置。有人一腔酸味的说道。

  牛兄,谁让我们没有一身武功可以为晓萱姑娘解围呢?我马如龙也是堂堂一省解元不夜照样只能坐在这里。

  咦,纪东楼叫刚进来的那个姐夫?他姐夫不就是因为在青楼争风吃醋打死了人的风清遥么?突然有人想起了风清遥和纪东楼的关系。

  嗯?他就是风清遥?那个在下三滥的妓院和一个乡下土财主争风吃醋打死了人的风清遥?牛子贤和马如龙突然兴致起来了。异口同声的问道。

  他们对纪东楼可以坐在距离晓萱姑娘最近的位置本来就很不爽,不过这毕竟是晓萱姑娘安排的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有了一个可以打击纪东楼的由头自然是不想放过。

  没错,肯定就是风清遥。外面传说那个在机缘和人争风吃醋打死人的风清遥是纪大人的女婿,这纪东楼是纪大人的侄儿。纪东楼叫他姐夫想来是没错了。

  哈!马如龙和牛子贤对视一笑一脸鄙夷的看向风清遥。

  对于他们这些才子来说,来画舫会佳人那是一种极为高尚的行为。可是像风清遥那样去妓院*那就是下贱之极的举动了。更不要说在妓院和一个乡下土财主争风吃醋还打死了人,那就更加丢人了。

  这位兄台,你走错地方了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应该去八大胡同,那里才是你最爱也是最适合去的地方。牛子贤怪里怪气的说道。

  对啊,兄台你走错地方了。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唔,听说你在丽春院何人争风吃醋打死了人,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看来有个有权有势的岳父还真是好啊。不但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大笔财产。以后仕途也有人照应,就算是闯了祸也可以很轻松的就揭过去。马如龙也阴阳怪气的说道,话里话外都是在调侃风清遥的赘婿身份。

  话说回来,能让两个人争风吃醋打起来,丽春院的那位姑娘不知道是如何的天香国色。听说那位姑娘被兄台赎身了。不知是兄台身后这两位姑娘中的哪位啊?

  有人开了头自然就有人尾随,一个个开口调侃风清遥。

  他们和风清遥并没有什么过节,只不过是对纪东楼可以坐在最靠近晓萱姑娘的位置上有些不爽,所以借着打击风清遥来打击纪东楼罢了。

  如果是往常,纪东楼肯定是会生气的,甚至怒而抱起伤人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今天纪东楼竟然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鄙夷的看了那些嘲讽风清遥的人一眼淡淡的说道:一群嫉妒的小人。嫉妒我能坐在距离晓萱姑娘最近的位置上,所以想方设法的打击我,哼!以为我会上当么?我有那么肤浅么?

  这一番话说的不但让船舱中一众举人、进士、才子目瞪口呆,站在风清遥身后的秋香更是惊讶的不知所以,一脸惊讶的看着纪东楼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如果不是纪东楼的气息、举动都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秋香甚至都怀疑眼前坐着的是不是风清遥。

  风清遥也是惊讶之气。纪东楼什么时候能这么冷静而明智的去分析别人的想法了?

  不过对纪东楼的变化奇怪归奇怪,风清遥却没有让别人替自己出头,而自己做缩头乌龟的习惯,淡淡的看了牛子贤和马如龙这两位解元一眼淡淡的说道:我不觉得画舫和青楼妓院有什么区别,归根到底还不就是*上那点事么?不管你们说的再高雅再好听。最终不还是想上床么?不要告诉我你们从来没有想过和那个晓萱姑娘上床的。

  风清遥这句话一出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上了,虽然他们嘴上说的很漂亮,可是正如风清遥所说,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爬上晓萱姑娘的床。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让他们口不对心的否认他们也做不出来,只能以沉默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