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霸主 第二百八十一章从中作梗

小说:绝代霸主 作者:岳龙鹏 更新时间:2018-06-04 10:45:19 源网站:完本阁
  陛下,九皇子的性子和我家志奇差不多,陛下您也一直都在为教导九皇子的人头疼,不如也罢九皇子交给风清遥去教导。日后定然能还陛下您一个贤王。李子清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却是提起了一直让宣武帝觉得头疼的事。

  如果志奇的变化真的和爱卿说的那么大,那这风清遥其他的能力不说,教导人的能力也是非常出色的。或许朕真的可以把老九交给他去教导。宣武帝微微笑着点头说道。

  父皇,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太保大人的话儿臣是相信的,但就这么冒然把九弟交给风清遥教导是不是有些太轻率了?应该考较风清遥一番之后再做决定。二皇子朱雍突然开口说道。

  考较?殿下,不是老臣说什么。可事实是……风清遥还未必愿意教授九皇子。风清遥的才学、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更麻烦的是风清遥为人极为傲气,如果惹的他不快,任何人都无法勉强他去做什么他不想做的事。

  一旦让风清遥知道陛下考教他是为了给九皇子选老师,那风清遥恐怕就算是原本愿意的也不会答应了。因为这根本就是在怀疑他的能力。

  按照风清遥的话来说,既然不相信他又何必选择他呢?

  听到二皇子的话,李子清在一边摇头说道。显然觉得二皇子是出了一个馊主意。

  二皇子眉头一皱显得很不高兴。开口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风清遥也是我大齐的子民。就应该无条件的遵从父皇的旨意,哪里有他选择的余地。如果他真的这么想,那就应该早日将其诛杀,不然日后定是麻烦。

  二皇子朱雍本来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眉头一皱更是狠戾之色让人不寒而栗。说出来的话冷冰冰硬邦邦使人觉得浑身不舒服。

  不能为我所用者便杀之,这是霸道而非王道,在座的不是儒家学子就是儒家的支持者,听到二皇子的话都是暗暗皱眉。觉得二皇子说的有些过分了。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纵然是有一点点不好宣武帝也是可以原谅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大齐地大物博人杰地灵,纵然是有那么一两个不愿意为朝廷出力的也不影响大局。皇儿这句话说的却是有些过了。日后再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此非圣人之道。

  虽然听到了宣武帝的责骂。不过二皇子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躬身一礼说道:孩儿知道了。

  纵然那风清遥真的有能力,那也得去参加科考,如果能德中解元、会元,到时候再点为状元。三元及第也算是一段佳话。未来国家也能多一个有用之才。成为治理国家的一个助力。略微一沉吟。二皇子接着说道。

  前面宣武帝他们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压的比较低,免得让其他人给听到了。二皇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却稍微高了那么一点,被隔壁雅间的人给听到了。

  隔壁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在说话。不过听到二皇子说风清遥中状元还是有些不服气,高声说道:状元是那么容易中的?风清遥诗词歌赋上的才华确实不错,不过未必科考策论文章也做得好,状元可不是那么容易中的。小诗圣陶子健诗词那么好不也中不了进士。还是两年前的状元公姚斐,飞白书院的莫君那样的才是真正的人才。要我说明年的状元一定是飞白书院的莫君。

  莫君的才学确实不错,不过状元却也未必就一定是他。你也说了,中状元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才学好也未必就能中状元。明年的状元是谁还不好说呢。

  就是,两年前听说姚斐要参加会试,那莫君直接退缩了连会试都没有敢参加。显然是对自己的才学不自信,明年的状元到底会是谁还不好说呢。

  所谓人无完人,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人能得到所有人认可的。飞白书院的莫君虽然说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才子,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他的。

  哼,两年前是有姚斐在,明年的会试又有谁能是莫君的对手?会试得中会员是肯定的,然后殿试被点为状元也没有什么问题。风清遥根本不可能是莫君的对手,他能不能入一甲都不好说呢。

  呵呵,我们争论什么?不管是谁当这个状元,总之是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我们又考不中状元,说那么多干什么?有人争论自然也有人不以为意。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不由笑出声来,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宣武帝他们听到隔壁的争论也是额尔一笑。

  父皇,那风清遥恐怕不会去参加科举的。等笑完之后,大皇子朱桓想了想说道。

  不会参加科举?为什么?宣武帝有些奇怪的问道。所谓学的文武艺买与帝王家,不论文武两途,入朝为官都是被视为正途,也只有入朝为官才能真正发挥出自己的才学。

  大皇子苦笑一声说道:父皇,风清遥那天在冀东王叔银安殿上所题写的二十四首诗词每一首都是大气磅礡气势雄浑。里面有些句子儿臣到现在都记的很清楚。可是里面有些句子……。

  有些句子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亵渎皇权的语么?宣武帝皱眉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里面有这么几句。比如士甘焚死不公侯;安能摧眉拯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从这些句子里面所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风清遥恐怕并不在乎权势地位。科举对他来说恐怕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并不会在乎科举所带来的荣耀。大皇子苦笑一声说道。

  马伯元也叹口气说道:没错,这才是臣真正担心的。臣从来不担心风清遥的才学不足以治理天下,担心的是风清遥并不想参加科举入朝为官。

  是啊,一个连拜了空国师为师的机会都不放在眼中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乎权势、声望呢?风清遥不参加科举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户部尚书孙嘉晋也摇头叹息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