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霸主 第六百八十四章棋如人生

小说:绝代霸主 作者:岳龙鹏 更新时间:2018-06-04 10:45:19 源网站:完本阁
  大祭司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虽然元蛮的儒门学子都是中低级的官吏,可对一个国家来说,真正不可或缺反而就是这些中低级的官吏,因为他们是真正在第一线管理这个国家的人。一旦这些中低级的官吏集体罢工,对一个国家的打击是致命性的。所以本来准备斩杀王云杨威的元蛮大祭司也不得不只是将王云经脉锁住之后囚禁起来。

  王云虽然说是在囚禁之中,实际上除了限制他的自由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王云也一点都没有被俘虏囚禁的自觉,在囚禁之中竟然还开门讲学,不管是谁不论是什么身份都可以去听王云讲学,得到王云的悉心指点。就算是元蛮神庙的祭司去听王云讲课,王云也不会有一丝的隐瞒。

  这样在囚禁之中的讲学一讲就是三十年,毋庸置疑王云在元蛮这三十年的讲学给元蛮带来了极大的好处,让元蛮的行政效率提升了不少。不过这么一个杀不能杀,放也不能放的人老是呆在元蛮,让元蛮神庙上下都觉得很是麻烦。

  不过让世上所有人都觉得奇怪的是,五柳先生对王云老先生被擒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不要说去救,就连一句话都没有。这样的行为使得五柳先生的声望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有一些阴谋论者甚至怀疑五柳先生和王云老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过节,所以才对王云老先生被擒的事没有一点反应。

  这样一个几乎可以说是受到全天下所有读书人尊重的老儒身陷敌国,自然是儒门弟子所不能容忍的。这三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儒门弟子前去营救,甚至可以说是前赴后继连绵不绝。

  可是这些前去营救王老先生的儒门弟子几乎全部都是一去不回,王云老先生由于有着非凡的声望,在元蛮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元蛮神庙大祭司不得不容忍王云老先生半公开的在元蛮存在。可是这些前去营救王云老先生的儒门弟子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除了少数修为非凡的,大多数都死在了元蛮。

  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能让王云老先生返回大齐,李子清身为儒门弟子自然是激动异常。

  “看来这格日勒对元蛮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元蛮神庙竟然愿意用老先生来换格日勒回去。既然如此那就把老先生换回来吧,老先生身陷敌国三十年现在能回来终究是一件好事。总是让一位儒门大师呆在敌国总不是什么事。

  况且在那格日勒身上我们也掏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现在能换回老先生来也算是废物利用了吧。”

  宣武帝微一沉吟就对李子清点头说道。

  宣武帝虽然很不明白五柳先生为什么对王云老先生被擒的事置之不理。当然宣武帝是绝对不相信五柳先生和王云老先生有什么过节,使得五柳先生对王云老先生的生死置之不理。但就算是有些不明白,现在既然有能让王云老先生回来的机会,宣武帝自然是不会随便放过。不管怎么说王云老先生都是一位儒门大贤。长期被帝国扣留总不是个事。

  “好。老臣这就去安排。马上把老先生接回来。”

  说完李子清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赶着去安排王云老先生回来的事。

  “老先生能回来确实是一件喜事,格日勒能成为元蛮在我大齐的密探头领定然是意志极为坚定的。想要从格日勒嘴里得到有用的东西确实是非常难的,现在能用这么一个废物换回老先生来,对我大齐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李子清刚一出去,棋圣常荣华就看着宣武帝说道。

  宣武帝也是连连点头说道:“不错,老先生被困在元蛮三十年,现在能回来确实是一件大喜事。”

  两人一边说着王云老先生的事一边不停的落子下棋,很快棋盘上的棋局就进入了尾声,宣武帝的棋艺虽然不凡,可是和常荣华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虽然在感觉到风清遥渡劫的时候常荣华的心稍微乱了一下,不过还是靠着自己精湛的棋艺搬了回来。

  当常荣华微笑着落下一子之后,宣武帝对着棋盘苦思许久轻笑一声投子认输。

  “常先生的棋艺确实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可以说是近乎道了,完全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朕在棋道上虽然有些根底,不过依旧无法和常先生相比啊。”

  虽然输了棋,不过宣武帝脸上看不到丝毫落败可能出现的颓败,依旧是一脸的笑容。

  棋圣常荣华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棋道对宣武帝来说不过是小道,不过是用来陶冶情操的一件玩具罢了,淡笑一声说道:“陛下所修的乃是天地至道,乃是以天下苍生为子下的天地之局,臣的棋道纵然是再精深与陛下相比终究是小道罢了。”

  说完棋圣常荣华起身一礼准备告辞离开。

  “常先生就这么着急离开么?一定非要杀了风清遥不可么?”

  看到棋圣常荣华准备离开了,宣武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开口说道。

  “杀了他?不会的,臣已经过了以生死论输赢的时候了,臣是不会杀死风清遥的。不过昊卿终究是我的弟子,我的弟子就算是想要管教也只能由臣来管教,轮不到别人替臣管教弟子。

  风清遥是怎么对待昊卿的,臣自然也会怎么讨回来。”

  说完棋圣常荣华转身离开了。

  “看来棋圣是准备在棋盘上教训风清遥,把风清遥加诸在吕昊卿身上的原还到风清遥的身上,准备在棋盘上照样打落风清遥的境界,这样的话风清遥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宣武帝身边的老太监突然开口说道。

  “是啊,棋圣也是心高气傲之人,自己的弟子在棋盘上输掉的,他想要在棋盘上照样赢回来的。不知道风清遥能不能撑住,会不会被棋圣打落境界。风清遥也是一位奇才,若是因为被棋圣在棋盘上打落了境界而变的一蹶不振那可就有些太可惜了。”

  宣武帝一边慢慢的收拾眼前的棋子一边慢慢地说道。

  “陛下,老奴倒不这么看。一则风清遥未必就会输;二则这风清遥虽然才能非凡,不过却是有些太傲了,恐怕轻易不会为陛下所用,如果输给了棋圣,杀一杀他的傲气说不定就能为陛下所用了。”

  “话是这样说没错,不过如果风清遥没有输的话,棋圣恐怕就会有些麻烦。这两人都是我大齐的奇才,不管是谁有了损伤都是很可惜的。”

  宣武帝依旧没有抬头缓缓的说道。

  老太监迟疑了一下问道:“陛下,那您觉得风清遥和棋圣谁会赢呢?”

  “不知道,棋道如人生,变数太多。一子的变化就有可能会造成最终结果的变化,棋圣固然是棋艺超凡入圣已经入道。风清遥能在棋盘上打落吕昊卿的境界自然也不是简单人物,最终的结果是谁赢根本无法预料。”

  宣武帝的头终于抬起来了,略一思索摇了摇头对老太监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