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霸主 第七百七十章生吞活剥

小说:绝代霸主 作者:岳龙鹏 更新时间:2018-06-04 10:45:19 源网站:完本阁
  雅姿虽然也是月之国的大将,但在月岛是月之国一家独大,根本就没有能威胁到月之国的存在,月之国的战争也几乎就是平原作战,攻城战对月之国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一件事。对于风清遥所说的东西也并不能理解,自然也不会产生和平西王麾下大将一样震惊,心中有的只有无限的愤怒。

  他在向风清遥说话的时候,风清遥竟然直接没有理会他而是和身边的人说着眼前这座巨大城池的优略点,直接无视了他。

  无视这是比小觑、鄙视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事,这代表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一回事,直接就当成了空气,有与无都没有一点关系。

  “风清遥!汝安敢欺我!!!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如此对我!!!”

  横眉怒目的雅姿对着风清遥一声大吼,身上猛然冲起一股凌冽昂扬的战意,玄妙万物境顶峰马上就要达到玄妙斩身境的气势也冲天而起。

  看到雅姿竟然直接释放出战意和庞大的气势,朱樟身边的王府侍卫和西军大将都紧张起来了,忙护在朱樟身边。

  朱樟现在就站在风清遥身边,如果雅姿向风清遥出手的话,以这两人的实力一定会波及到朱樟的。朱樟的修为虽然算是不错,可是和这两位顶尖高手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一旦被这两人交手的余**及到,恐怕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朱樟在雅姿出声挑衅的时候就眉头微微一皱,在城门口是绝对不适合让雅姿和风清遥交手的。不过朱樟却也并不担心他以为风清遥一定是会开口的。按照他所得到的资料,风清遥也是一个骄傲的人,而一个骄傲的人是绝对容不得别人对自己的呵斥的。

  这样的话风清遥和雅姿两人就会产生摩擦,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就说这两人是在切磋,或者也可以让风清遥和雅姿两人另外找地方相护切磋一下。可是朱樟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风清遥竟然直接不搭理朱樟,风清遥确实是一个骄傲的人,可是风清遥的骄傲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现在开口阻止风清遥的话,会显得自己恨没有道理。

  既然无法去阻止风清遥,朱樟只能推开面前的护卫对雅姿说道:“雅姿先生。风先生乃是朝廷的使节。你怎可对风先生无礼,还不快快退下。”

  雅姿瞥了朱樟一眼,冷笑一声根本就没有理会朱樟,身上的战意、气势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在雅姿的心中。这个世上除了独尊教主王寒和月之国国主邪月之外。任何人都不被他放在眼中。任何人都不被他当回事。

  就算是平西王朱元吉站在这里出声阻止他,他也不会听的,更不要说世子朱樟了。

  朱樟看到雅姿根本就没有收敛的意思。再加上雅姿眼中的那一丝狂傲和不屑直接怒火冲天,气的面色发青。

  “混账东西!这段时间对你的礼遇让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了!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小小的月之国的将军罢了,竟然敢在我这个凉王世子面前叫嚣?难道你真的以为小小的月之国可以和我大齐相提并论!独尊教主虽然是当世宗师之一,拥有这个世上最顶尖的个人战力。可是国与国只见的比拼并不仅仅是比较两国的强者那么简单。

  和强大的大齐比起来,你月之国不过是一个乡下土财主罢了!一个乡下土财主家的小儿子竟然敢在我面前放肆,真是不知死活!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一定会要你好看的!”

  火冒三丈的朱樟一脸愤怒的等着雅姿想道。

  朱樟的怒火是个人就能感受得到,雅姿一个半只脚已经踏进玄妙斩身境的高手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呢?虽然他对朱樟的怒火并不当一回事,甚至觉得如果朱樟不是朱采薇的弟弟,敢这么对自己发火,一定会被自己杀死。

  不过这个念头在雅姿心中只是一闪马上就想起来自己这会不是在月之国而是在大齐,是在大齐西北平西王的地盘上。虽然平凉城中并没有真正让他看在眼中的高手,但俗话说蚁多咬死象。自己虽然功力高绝又有纵横图录这么一件大道秘器在手,所能发挥出来的战力绝不是普通的玄妙斩身境高手可以相比的。可是如果真的触怒了朱樟这位平西王世子,使得朱樟派大量高手和士卒攻击自己,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

  况且这里还有一个曾得到独尊教主称赞的平西王,虽然雅姿并不认为平西王能对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可如果仅仅是牵制自己还是有可能的。毕竟能得到独尊教主的称赞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想到这里,雅姿恨恨地将身上的战意和气势收回自己体内,转头看向风清遥说道:“风清遥,这会世子在这里迎接你,我给世子面子不和你计较,不过你的命我已经预定了!”

  说完直接不理会任何人转身就离开了这里,当然也没有任何人理会他罢了。

  风清遥对雅姿的威胁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和身边的妙愿小神僧说着眼前的这座平凉城。

  妙愿小神僧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转身离开的雅姿,刚才雅姿释放出身上的战意、气势的时候,妙愿小神僧从雅姿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属于独尊教主王寒的气息,一股独尊教主所创造的武功所特有的“独”的气息。

  “看来独尊教主和平西王之间是真的有牵扯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看到雅姿最终还是退走了,朱樟脸上的表情也正常了一点,不过还是狠狠地瞪了雅姿一眼才转头笑着对风清遥说道:“风先生,请进城吧。”

  风清遥这才看着眼前的朱樟说道:“世子,据说你西军最是纪律严明不过,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妙愿小神僧能感受到雅姿身上属于独尊教主的那一丝味道,风清遥自然也是能感觉到的。知道雅姿一定是独尊教的人,并不是平西王的属下。不过风清遥还是故意这么说。

  朱樟也很清楚风清遥是在故意这么说,故意让自己难受,让自己对雅姿产生恶感。可朱樟还是忍不住将怒火转嫁到了雅姿的身上,愤怒雅姿让自己丢了面子。

  虽然他早就准备在雅姿和风清遥交手之后如果雅姿失败了,他就让人传出雅姿并不是平西王府的人,而是独尊教主的属下,到时候丢人的也就不是平西王府而是独尊教了。可是这会他却没有办法直接说出来,不管怎么说独尊教都是朝廷宣告天下的邪教,是人人可以得而杀之的,在平西王还没有造反之前不能让平西王府和独尊教合作的事出现在世人面前。就算是这件事已经是人人都知道的事,也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呵呵,让风先生见笑了,雅姿先生乃是父王的宾客,却是有些被父王惯坏了。”

  说完朱樟一句话一句话不再多说,转身上马面如寒霜的带着风清遥他们向平凉城走去。

  风清遥一行人在世子朱樟的引领下走进平凉城,平西王麾下所有人,不管是跟着朱樟前来迎接的平西王府高层,还是城门口的普通士卒,一个个都用愤恨的眼神盯着风清遥,那是一种刻骨铭心恨不得生吞活剥直接吃下去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