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少根筋 第一章

小说:爱人少根筋 作者:寄秋 更新时间:2018-04-20 19:41:28 源网站:涮书网
  “老板,最近的客人似乎变少了,是不是咱们居酒屋做太少宣传?”

  当这话是猫叫春的道子用修得美美的指甲挖挖耳屎,左脚抖呀抖地随音乐打拍子,没有一丝老板的架子反倒像是打杂的,右手端著一杯现榨的果汁斜睨稀稀落落的客人。

  小猫两、三只是意料中的事,哪来牢骚,不是熟客或是有缘人又怎么进得来,她还嫌人太多杵著占位置,害她没机会自行放假。

  瞧!那只自以为高傲,其实懒得要命的大笨猫多颓废,早也睡、晚也睡地趴在窗边打盹,完全不知猫的本能是捉老鼠,就光会享福。

  客人会少它是罪魁,谁叫它是带路的呢!整天吃饱睡、睡饱吃,她看得都眼红。

  “你想上哪儿宣传呀!士林夜市?”取笑的声音清脆悦耳,冷不防由两人背后冒出来。

  士林白牙一亮地朝栗海云一笑,“海云妹妹,你不觉得近来的日子过得有点无聊吗?”

  他几乎要开始数白头发了,“养老”的生活真不是人过的,他已经连打三个哈欠了,眼皮用筷子撑住才不致往下滑落。

  人家是忙里偷闲,他是闲得发慌,无所事事地看著两张熟得不能再熟的脸孔真的会生腻,没点新鲜事,人生还有什么生存意义。

  “是无聊了些,不过我很安分,不会想东想西自找麻烦,有时间偷懒一下也不错。”发尾太久没修了,开始枯黄分叉了。

  栗海云手中小剪子一转,一小撮断发隐没空气中,随即飘落难扫的角落里。

  “但偷懒太久骨头可是会生锈,你的大好时光白白糟糟蹋了。”伸了伸懒腰,他再度打个哈欠甩甩腿,免得血液循环不良导致发麻。

  “无所谓,比起某位三十多岁的老人家,小妹的青春年华还堪浪费。”等某人该为关节上油时她会有所警惕的。

  “小姐,这样的人身攻击很伤人哟!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是最有魅力的时候,你要懂得欣赏真正的性感男。”他摆出一个最帅的角度眨了眨眼。

  说实在话,三十来岁的“老”男人装可爱还真是挺滑稽的,逗得道子开心得呛了一口果汁。

  客人不多不代表生意萧条,因为开店的时间还没到,三三两两的熟客不请自来,他们总不好赶人家出门,能进得了居酒屋的大门就是有缘人,何妨交个朋友,敦亲睦邻她不擅长,但招呼客人还算拿手,管他现在几点几分,随意就好。

  道子没有招蜂引蝶的绝色容貌,小小的瓜子脸看起来满顺眼的,一双不媚的凤眼只要一笑就只剩下一条缝,既不勾人也不妖邪,老叫人怀疑她将眼珠子藏哪去了。

  幸好她五官拼凑在一起还耐看,充满一种难以言喻的古典风情,为她不甚美丽的脸蛋加分不少,远看像一幅古老画相,典雅秀丽。

  如果她不开口大笑的话,相信每一位客人都会深信她是拥有神秘气质的画中仕女,虽不美却有著独特味道,引人忍不住多瞧一眼。

  可惜她的热情天性和外表完全不符,一见到投缘的客人会主动攀谈、送茶、送酒、送点心,为人真是十分阿莎力,打八折送一桌酒席亦照样阔气。

  当然啦!千万别踩到她的痛处,东方人的标准身材是她人生的一大遗憾,号称一六○的身高得减去六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因此“矮”是她唯一的忌讳。

  “啧!老板,你的蛀牙也该去补一补了,小心吓坏了上门的客人……啊!谋杀。”闪字诀一念……啊!闪到腰了。

  才刚庆幸躲过一劫的栗海云放下被她拿来挡凶器的托盘,腰一直才发现不小心去扭到了,让她乐极生悲地低哀一声。

  “不,我在消灭一只蟑螂,咱们开店做生意要讲究卫生,别让客人吃坏了肚子上卫生署告我们。”没大没小,连老板都敢得罪。

  等她小指头的指甲修好准有她好受,眼睛那么利干什么,她刚蛀了一颗牙的事还不太习惯,老忘了要掩口轻笑维持形象。

  “哈……哈老板,你几时挂上营业执照怎没通知一声,我们好自备花篮、花圈大肆张扬一番。”省得店在陋室无人问。

  道子直接请她吃一颗橘子封住她的嘴,“你当咱们居酒屋死了人呀!要不要写几幅挽联挂在墙上,哀悼英年早逝?”

  魔力居酒屋没招牌也没门牌号码,它存在于人们所轻忽的小小空间,不缴税也不收信用卡,一切现金交易,是间位于十九楼高的“地下”居酒屋。

  也就是说没牌的,不用政府机关审核的营业事业,专走偏门。

  “老板,你诅咒员工厚。”刚好,她口渴了,剥片橘子来尝尝。

  哇!这么酸,她不会买错柠檬或葡萄柚吧!酸得她牙都软了。

  道子笑著取出酒杯准备招待客人,“我一向很民主,你问问夜市大哥,我付的薪水够不够你买口棺材。”

  两个女人的视线一落,不想里外不是人的士林笑得不安。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人,这是他曾祖那代传下的祖训,不从不行。

  “老板,我叫士林不是夜市,请别随意替我改名,还有海云妹妹,你不要那么热情的拍我的背,我快得内伤了。”报仇呀!捶那么用力。

  “名字是一种称谓,咱们听得懂唤谁就好,何必计较太多。”谁叫他长了张夜市脸,害她老忘了他本名叫什么。

  “就是嘛!想得到我热情对待可是不容易,是你我才特别关照你。”一说完栗海云又重重的拍了他两下,表示交情够。

  团结力量大,当两个不怀好意的女人同时用关爱的眼神一望,再笨的男人也会举双手投降,在居酒屋中他属于弱势团体。

  “拜托,别靠我太近,我的花粉过敏症还没好。”他暗喻两人是盛放的娇花。

  只不过是蔓陀萝科,全身上下都有毒。

  “呿!你几时有花敏症来著,让老板我来替你诊断诊断。”磨刀霍霍向猪羊用在他身上最恰当不过。

  “不……呵……不用了,我有特效药一服见效,不劳老板贵手。”开玩笑,他这个月薪水还没领呢!怎能枉死。

  “怎么跟我客气,自家人不必害羞,我帮你马两节好舒活舒活筋络,绝对不会像上次那位‘幸运者’骨折瘫痪,直到现在仍躺在床上当死人。”

  道子的玉手化为魔手,杯碗盘匙排得井然有序,可是折动关节的“喀啦”声让人心口跳了一下,口水一吞地想找避难所。

  诸如此景时常在魔力居酒屋上演,运动量过盛的老板和员工不时来个鸡飞狗跳的追逐战,好带动沉闷的气氛。

  一家店不过是四个人,再加上不定量的客源,他们一身糟力无处发泄,自然找自己人来逗乐,不甘寂寞的心性总会闹上几回,好像不闹一闹会浑身不舒服似的。

  但是闹归闹绝不影响客人用餐的心情,上一秒钟大剌剌的踹了受害者一脚,下一秒钟如电影中的变脸快速回复一张亲切热情的笑脸。

  笑声总是飞扬轻荡,几名不按开店时间闯入的熟客也跟著会心一笑,先前踏进居酒屋时的烦躁和压力一扫而空,安静地取自己喜爱的食物用餐。

  此时,趴在暖阳下的黑猫突然喵了一声,一碧一蓝的猫眼倏地发亮,黑沉的毛发如接收天线一般张开,进入备战状态。

  实际上它也没有多大的动作,只是身躯轻盈的一跃落地,四足无声无息地走向电梯。

  似有某种魔力存在,不用跃上跃下的按键,电梯门自动向两旁滑开,高傲的猫首一抬,炯炯的眸光透著不可一世的尊贵,缓缓随数字的递减而下降。

  fmxfmxfmxfmxfmxfmxfmx

  “呜……可恶、可恶,真是太可恶了,他居然敢这么对我,全然不顾多年的情谊,我……呜……恨死他了,我要和他切八段绝交,老死不相往来!”

  边走边抹泪的展青梅愤愤不休的踢踢路边的石子,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恨不得将某人撕成碎片。

  她的一口气梗在喉咙不吐不快,抽抽噎噎的咒骂从小到大的死对头、黏人精、八世仇人,巴不得天下道雷将他活活劈死。

  话说二十四年前一个风和日丽的傍晚,干扁发皱的小红猴诞生在市立医院的分娩室,而她悲惨的一世也就此注定了。

  谁规定感情好的难兄难弟一定要比邻而居,而且同娶一对交情甚笃的好朋友为妻,两家只隔了一面墙壁紧贴在一起,后阳台还打通好方便两家人行走,借盐借醋不必知会自己动手。

  更离谱的是,这两家父母根本是脑袋生虫了,竟然效法古人指腹为婚,还自以为风雅的以长干行的一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为可怜的儿女命名为竹马、青梅。

  非常乐观的想法,亲上加亲嘛!肥水怎能流向外人田,两家变一家多和乐融融,以后不用担心儿媳不孝,或是女儿受人欺负,四双“慈祥”的眼睛盯著怎会出乱子,他们就是不要孩子离开身边,如意算盘打点得妥妥当当地准备敲碎中间那面墙。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他们忘记将姓氏加上去了。

  展青梅、段竹马,明看没什么古怪,就一对相亲相爱的青梅竹马,叫人一看不免好笑的说句天作之合,不在一起才是可惜了。

  可是……

  猛一看却像是“斩青梅、断竹马”,那还有戏唱吗?一出生他们的命理就已犯冲了,没有转圜的余地。

  偏偏两人的父母一心凑合他们成对,举凡衣服、鞋子、书包、手表等一律配对,她有的他一定有,他没有的她也不可能有,“出双入对”得宛如一对小情人。

  没错,是出双入对。

  不知道段家的爸爸脑子在想什么,居然让儿子晚读两年就为了让他和展家小妹一同上学、放学,还要他们手牵手不能分开地上同一班。

  从幼稚园开始到小学、国中、高中这段人生灰暗期,他们像两个被操控的人偶,形影不离得如同连体婴。

  甚至其中一人生病请假,另一人也要跟著放假一天照顾对方,简直叫人受不了。

  要不是她故意考进一所男子止步的女子大学好断绝十多年的苦难,她悲惨的一生大概永无止境,继续受段竹马的摧残。

  “喂!小姐,你能不能别哭了,你知不知道你哭起来有够丑的,让已经不美的五官看来更吓人。”殷玫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丢人现眼,坏了女人的格调。

  “你……你是来损我还是来安慰我,什么朋友嘛!”和殷玫瑰一比,她的确是不够漂亮。

  鲜花还要绿叶配,自己就是殷玫瑰旁边那片帮衬的小绿叶,不怎么起眼却又少不了,负责衬托出她的艳丽无双和娇贵。

  重点在这个“贵”字上蒙门出身的大小姐和小家碧玉的酸梅子很不巧的是大学四年的同窗好友,还是上下铺的室友。

  唯一的差别是一个不用工作就有近十万的零用钱,一个身兼三个家教外加每周在麦当劳站二十个小时才能付清学费和生活费。

  因为她反骨嘛!没按照父母的要求考取男女合校的大学,因此一切开销自理,谁叫她“不孝”又抛弃“未来”的老公。

  虽然拚得快喘不过气,但为了四年的清静和自由,展青梅咬紧牙关跟他拚了,她才不想贴上某某人专属的标签一辈子翻不了身。

  “很抱歉,本人刚好荣升损友排行榜冠军,专门来取笑朋友的不幸和落井下石的。”瞧她那张苦瓜脸真是现代阿信,自找苦吃。

  展青梅鼻头红红地瞪了好友一眼,用她送的昂贵手帕擤鼻水。“玫瑰,我以前怎没发现你的心是黑色的。”

  殷玫瑰好笑地往脸上扑粉,不在乎路上行人的注目。“现在了解也不迟呀!我的巫婆帽藏在天花板,要不要借你戴戴看。”

  看能不能转运,她最近的霉事实在多得连身为好朋友的自己都忍不住叹息。

  “去你的,就会消遣我,没瞧见我头顶一片乌云环绕呀!”抽了抽鼻,她化悲愤为力量踢翻重达十公斤的铝制回收箱。

  女人的怨念是很可怕的,必要时她们可以化身为神力女超人,杀尽天下所有一起长大的祸水男。心有余恶的殷玫瑰坏心的想道。

  “不要嫉妒我的美丽,你这懒女人若肯花时间装扮自己,相信你那位竹马兄会立刻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绝不敢再处处找你麻烦。”瞧她的花容月貌也是一堆钞票堆砌而成。

  “别让我吐好不好,什么我的竹马兄,我和他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关系。”他是路人甲,她生命中最大的恶梦。

  挥之不去又苦苦纠缠,不分日夜地没一刻得到安宁,比背后灵还难铲除。

  “少来了,青梅妹妹,你们的关系早在你还在娘胎就定下了,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你这辈子只能认了。”谁叫她命不好投错了胎。

  “而奇迹不会打在我身上对吧!”她一脸沮丧的低头数蚂蚁,再一次踹飞一颗石头。

  算是出气吧!一双一百九的低包头鞋踢坏了也不可惜,反正是地摊货大促销,买两双算三百还送一瓶廉价指甲油。

  “聪明,孺子可教也,现实是非常残酷的。”殷玫瑰故作同情的叹了一口气,眼底有著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

  “你……”可恨呀!她干么自找罪受的找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女大吐苦水。“别摸我的头。”

  脸一哂的殷玫瑰讪讪然的收回手。“说吧!他又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伤害你这只纯洁的小绵羊?”

  不是她有恋发癖,而是展青梅那头又直又长的黑发实在美得叫人眼红,从没吹整染烫,平顺得不起一丝卷度,光滑黑亮得如牛奶般滋润有泽,看得人好想从背后摸一把。

  当初若非她的黑瀑长发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以她的身世背景怎肯屈就那老旧宿舍。

  没想到当年的一失足换来个爱抱怨的好朋友,自己比她更早学会认命,人人捧在手掌心呵护的千金小姐在她眼中一文不值,只是一只心情垃圾桶。

  “不想告诉你。”一想起此事,她的心情又变得恶劣万分,很想拆房子。

  殷玫瑰没好气的一嗤。“不告诉我何必找我出来,你这个人根本藏不住话。”

  “因为你很闲,随传随到。”如果她也有多金的老爸就不用看人脸色做事了。

  可惜她的爱国老爸是个公务员,领死薪水,做了大半辈子的退休金还没人家一年的年终奖金多,只够买几亩山上的旱田。

  而她每个周末则被迫和她的“敌人”上山除草,让劣地也能长出青绿色的嫩芽,顺便累积那千年也化不开的仇恨。

  冤孽呀!何时能了,她怎能亲手埋葬自己的一生?

  “展青梅,你皮在痒了是不是,什么叫我很闲,我预备逛一天的百货公司帮助经济成长。”又不是应召女还随传随到。

  展青梅的两眼亮了一下,羡慕她的米虫生活,“如果我是你就好了,不用面对两家人的逼迫。”

  “我还推入火坑呢!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看我外表风光得很,其实天下的父母都差不多,晚上的宴会不去都不成。”自己才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她眼露怜悯地给予同情。“‘又’要相亲了?”

  “今年第九十七场相亲宴。”殷玫瑰说得很无力,完全任人宰割。

  打从一入大学开始,类似的相亲场面不下百来次,当时她还能用学业尚未完成来搪塞,打发一场是一场。

  以她的姿色不怕嫁不出去,可是以利益为先的父亲所考量的不是她的幸福,而是她的婚姻能带来多少利润。

  所以别说是青年才俊了,上了年纪的老头、带著一堆拖油瓶的离婚男人,甚至是油头粉面的纨?子弟、爱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他一律来者不拒。

  只要有利可图她都得出席,今天张三,明天李四,后天王五,她永远有吃不完的相亲宴,直到她将自己高价卖出为止。

  “呃!辛苦。”展青梅忍笑的不敢说出心底话,怕少了个诉苦的朋友。

  大而有神的眼一转,殷玫瑰笑得很虚假,“想笑就笑吧!反正我命比你好,不必应付一个青梅竹马的宿敌。”

  一提到这,展青梅的牙磨得嘎嘎作响。

  “不要提醒我他的存在。”不然她真会冲到便利商店买把刀子,然后一刀了结他。

  “怎么,他又抢了你的工作,害你被上司刮了一顿?”她真的不是普通的倒楣。殷玫瑰在心里为好友的遭遇哀悼。

  从小一起长大也就算了,起码出了社会各分东西,谁也踩不到谁的头上,大家乐得轻松。

  可是两人好死不死的同时进了同一间公司,分属工作性质相似的两个部门,有些Case又必须合作完成,一天八小时有六个小时得看见对方那张脸。

  而因扁平足不必当兵的段竹马又比她的职等高一级,每天做同样的工作却可以迟到早退,薪水还比她多三千。

  光是公报私仇的戏码就不知上演几回,她只能忍气吞声地接受他使阴的贱招,以及暗自想办法脱离他的魔掌外调。

  不过大概又搞砸了,看她一脸杀气腾腾的模样,肯定是落了下风。

  “更惨。”

  “更惨?”不会吧!她不是已经惨到谷底了。

  欲哭无泪的展青梅丧气的踢了踢一只瓶盖。“我被开除了。”

  “开……开除?!”怎么会,她做了快三年,表现一向不错。

  “呃!等等,又是你那位竹马兄搞的鬼?”

  “不用那么客气的称呼他,直接叫他贱人比较适当,除了他还有谁?”卑鄙下流得令人唾弃。

  她没见过那么没度量的男人,凡事爱斤斤计较,什么都爱比个高下,好像没戴上优胜的桂冠是人生一大耻辱,非要争出个胜负不可。

  小时候她的铅笔比他多一根,他居然阴险的向老师报告说她偷了他的铅笔,让所有人都当她是小偷地防著她。

  还有她的体操成绩也比他优秀,怕她抢走他的锋头,他的手段是教唆同班女生割破她的运动服,让她无法上场而扣分。

  诸如此类的行为不胜枚举,没什么野心的她向来不在意他的恶作剧,他爱闹、爱使坏是他家的事,她一律相应不理。

  没想到他出了社会还是这德行,死性不改地专找她麻烦,好像她天生欠了他似的不肯罢手,幼稚又没长进。

  “为什么,他不是一向爱和你在同一件事上斗来斗去。”没道理在工作两年多后才逼她离职。

  展青梅表情很累的叹了一口气。“谁晓得他在发什么神经,突然学广告上的对白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要我在年底嫁给他。”

  “嫁给他?!”张大的嘴足以吞下鸵鸟蛋,殷玫瑰吓得呆滞了三秒钟。

  “很讽刺的笑话对不对,叫我拿刀砍他十来下还差不多,我又不是疯子,自投罗网。”

  什么我们这样下去实在不行,找个日子和两家父母说一说,该办的事赶紧办一办,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他老妈等著抱孙子。

  他当她是母猪呀!想要老婆到外头找去,恕她不奉陪,这个游戏她没兴趣掺一脚,别想扯她下水。

  被玩弄了二十四年还不知省悟那她还算是人吗?和敌人握手言和是最愚蠢的举动,没事她还得随时提防他暗箭伤人,搞得自己神经紧绷。

  是很讽刺。殷玫瑰不自觉的点点头。“不过他有那么大的权限开除你吗?”

  虽然她不曾参与两人一起长大的过程,但由这些年的相处看来,她很难想像竹马兄的情感归向落在好友身上,他们根本是水火难相容的世仇嘛!

  有点像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味,她实在看不出两人之间曾激出什么爱的火花,除了短兵相接,他们是世界上最不适合的一对。

  套句老人家的说法是犯冲,八字不合,世世代代难成双。

  “还不简单,他和人事处的老巫婆有一腿。”她语气中没有一丝酸意,只有阴不过人的不甘。

  “不会吧!你没搞错,那位人事经理不是快四十了?”足足大他十来岁耶!

  “是四十二,未婚。”而且非常饥渴。

  闻言咋舌的殷玫瑰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他的胃口真好。“你怎么发现这件事的?”

  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为了达到目的他真不择手段呀!连年纪大得足以当他妈的母鲨也吞得下肚,叫人好生佩服。

  “捉贼在赃……”她才起个头,马上有人接下文。

  “捉奸在床。”

  要不是革职令下得太古怪引起她的疑心,她也不会一肚子疑问地跑去人事处寻问,然后瞧见两人在办公桌上翻云覆雨,干尽难以入目的下流事。

  本来她可以当没看见这回事任由他们大搞不伦,可是两人边做还边取笑她的不自量力,毫无顾忌地说出两人以性为交易让她走路。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既然不仁不义在先,就别怪她后小人的招来办公室的同事,趁两人在兴头之际拉开门提供免费活春宫秀供人欣赏。

  她没留下来看结局,只听见一阵兵荒马乱的桌椅碰撞声,以及不难分辨的怒骂男音高喊她的名字。

  一口怨气实难平复,展青梅看准了地上一颗巴掌大的石头用力一踢,把它当成仇人的脑袋毫不留情,一脚踢向蓝蓝的天空。

  她没注意到抛物线的落点在何方,大约五秒钟后传来窗户破裂的清脆碎声。

  “喔,是莲花跑车,你完了。”她要工作一年才赔得起一扇窗的损失。

  “天呀!我的霉运还没走完吗?”为什么她今天做的事没一件顺心?

  展青梅和殷玫瑰相望了一眼,不晓得谁先不负责任的喊了声跑,两人默契不足分往路的两端开溜,没人愿意留下来当炮灰。

  平时一百公尺跑十八秒的人瞬间变成飞毛腿,爆发力十足地逃避事实,一个此一个还乌龟的缩著脖子怕见人。

  只顾著逃命的她们没发现车内有两双凌厉、有趣的眼正注视著自己,一个看著脚踩三吋高跟鞋还能健步如飞的艳丽美女,一个望著那头黑亮的发丝消失在转角,若有所思。

  一只全身漆黑的大猫缓缓走过停靠路边的莲花跑车,前足一跃追上展青梅,一口叼走她仅剩一千五百六十七元的老旧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