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少根筋 第二章

小说:爱人少根筋 作者:寄秋 更新时间:2018-04-20 19:41:28 源网站:涮书网
  “婚姻自主权和继承家业,你自个挑一个吧!别说我不通人情。”

  相信有野心的男人会选择后者,再不济的脑袋也该明白金钱的重要性,面对年净利近百亿的家业,很少有人不心动。

  就算不在继承人名单上也会想办法分一杯羹,从中获利将自己推向高位。

  谁会拒绝送到眼前的庞大财富,尤其是不费吹灰之力平空落下的实权,要名要利全在掌握中,任凭其呼风唤雨。

  可是霍斯顿家族却出了一位怪胎,他放弃婚姻自主权不是基于利益考量,而是他不相信人间有爱,否则他不会再以此为筹码换取十年的自由,不当商业奇才要为自己而活,甘于舍弃一生的幸福和不爱的女人订下婚约。

  蓝凯斯.霍斯顿是中英混血儿,今年二十八岁,在台湾出生,美国成长,接著到英国受教育,外表酷似他严峻的英国父亲,十分西化,完全看不到一丝东方的轮廓。

  没人知道他拥有东方血统,因为他父母的婚姻并未受家族同意,在他甫出生不到三个月,讲究血统纯正的祖父母逼迫他父母离异,使得他刚烈的母亲不甘受辱地由高楼跃下,结束短暂的一生。

  经过三年,父亲再娶一名英国贵族之后,他母亲的名字随死亡而淡忘在人们的记亿中,人人都以为他是继母所出,无人怀疑他的血统纯不纯正。

  一个悲剧造就了无数的可能性,霍斯顿家族从此失去了欢笑,昔日的光彩由功利取代,他们眼中只剩下钱财利益,不再有爱。

  “你喔!实在不该拿一生的幸福当赌注,你怎么知道哪天不会遇上真心喜爱的女子?”他根本当婚姻是一场游戏。

  一头红发的麦修.伯比特不知第几回的劝他,身为音乐经纪人的他当然希望能多赚点钱,被喻为当代的小提琴之神多么不可多得,他岂有错放之理。

  但站在好朋友的立场,他真的不愿看到蓝凯斯沦为婚姻市场的一员,任由人安排他未来的五十年,同床异梦,感受不到被爱的滋味。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共结连理的两人要相扶相持走到最后,若有一方不当回事的随意允诺,日后痛苦的不只两个人,还包含他们的子孙。

  “真遇上了又如何,像我母亲一样受排斥、含恨而终。”他不相信世界上有真爱,人活著是为了等死。

  怎么他还惦著那件陈年老事,早该尘封了。“那么久的事何必再提起,现在的人比以前开通,不会再有门第之见。”

  “但不包括霍斯顿家族。”他的家族还沿袭旧俗,历久弥坚。

  “呃!这个……”麦修无话可说,确实如此。

  刻板、保守的家族性的确叫人头痛,一板一眼不得马虎,来自上流社会的老一辈长者更是严守纪律,不容许底下的子孙犯一丝丝小错。

  在美国开放的民风下还能保有民族性算是异类了,偏偏他们富有得连总统都不敢得罪他们,一再赞扬其品格高尚,是美国少见的传统家庭。

  “你真的决定顺从,不做任何挣扎?”不太像他以往的性格。

  “你在替谁刺探,酬劳有比我给你的高吗?”他说得很淡,不带情绪。

  一听他的暗喻,麦修差点以刀切腹以示忠诚。“你是我的衣食父母耶!我哪敢把财神爷往外推,拿绳子上吊的蠢事我可不做。”

  “难说。”人都有价码,只在于高低。这是他利欲黑心的祖父所言。

  “难说指的是别人不是我,我对你是百分之百的忠贞,不打折扣。”他举手发誓,神态认真。

  蓝凯斯没将他的信誓旦旦放在心上,视线落于车窗外扫视黄皮肤、黑头发的有色人种,眸光微微闪动。

  在成年之前他未获准涉足这块满是东方人的土地,他们怕他会想起体内卑劣的血液,进而污染了整个霍斯顿家族。

  二十岁那年他毅然决然的选择最爱的小提琴生涯,一心沉浸音乐之中不插手家族事业,让小提琴的琴音将他带往另一个无纷扰的世界。

  婚姻是他人生旅程里微不足道的牺牲,他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妻子是谁,除了发泄和生育外,他没有什么可以给她。

  这年代,婚姻不代表忠诚,他依然能在外面养几名看得顺眼的情妇,没人规定他一定要忠于妻子,溜斯顿夫人的职责只在传承子嗣和维持血统的纯正。

  如同他高责又优雅的继母,父亲在外的风流事一件又一件她犹能睁眼不视,固定每个礼拜二、四和丈夫上床,其他夜晚则属于别的女人所有。

  这样的生活品质虽不能说令人满意,但起码可以接受。他是翱翔的巨鹰不会只拘束在一个地方,广阔天空才是他的归处。

  女人对他而言可有可无,在床上纡解欲望,一下床便无牵绊,他不会特意去讨好或赞美,她们最大的功用是纡压。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乌烟瘴气,老见车子横冲直撞,再三个月就要步入结婚礼堂的人总该有个笑容吧!”别表现得像例行公事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人生没有值得好笑的事,车窗外的人潮是另一世界的缩影。”曾经,他也渴望当个有血有泪的平凡人。

  可惜他永远难以如愿,上天赋予他的能力本就不凡,让他无法随心所欲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看我的脸吧!我有一张非常好笑的脸孔。”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麦修不惜丑化自己扮小丑。

  嘴角微勾,蓝凯斯神情冷淡不看一眼。“我对你的脸不感兴趣。”

  “喂,别挑起我的自卑感,我的脸有什么不好,方正有型堪称名流贵公子。”他自认长得不差,和好莱坞影星麦特狄伦有三分神似。

  “我不是同性恋。”蓝凯斯说得极轻,一副他非同道中人的神情。

  好脾气的麦修一听完这句话,脸色难看地撇撇嘴。“我也不是,我只是一位关心商品的经纪人。”

  “商品?”

  “总算看我一眼了,我以为自己其貌不扬十分骇人,你才不肯回过头怕受惊吓。”麦修自嘲的说。

  “我像商品?”他的眼神一利,饱含著为人所畏的威仪。

  “谁说音乐不是商品,一张一张贵得吓人的门票全用金钱交易,有人买票入场,你负责出售音乐天分,买与卖之间不就是商品。”

  有形无形的东酉一涉及金钱便是买卖,不管表面多么清高、不可一世,终究需要金钱来支付一切开销,无一例外。

  “我这经纪人的责任是将‘商品’推上国际舞台,‘商品’卖得好我自然赚得嘴都阖不拢,等这波的亚洲巡回演奏会过后,你就不能再替我赚钱了。”今年内不可能了。

  “谁说我要放弃接下来的欧洲乐迷,一切行程照旧。”没人可以替他作主。

  蓝眸一睁,麦修哇哇大叫的指著他鼻头。“你忘了你要结婚吗?你不用度蜜月呀?!”

  他可是忍痛排出假期恭贺蓝凯斯新婚愉快,让他有时间陪陪甜美的小妻子共度晨昏。

  虽然没什么感情基础但总是夫妻,慢慢摸索总会摸出两人都满意的相处之道,才不致相看无语,各自发展另一段恋情。

  麦修这人是感性多于理性,传自义大利籍外婆的热情天性,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快快乐乐,不后悔自己曾做的选择。

  “没这打算。”婚礼是应家族所需而举行,他只需要露个面即可。

  “可耻呀!你会令新娘子蒙羞。”麦修不赞同的摇摇头,为他的冷漠感到寒心。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不能草率,他怎能自行决定不给未来妻子一个愉快的开始,他们起码有五十年的路要走。

  “这是她的事与我无关,我只遵照祖父的意思和她结婚。”其余的不关他的事。

  “你说得太无情了,难道你不要孩子,想直接用人工受孕方法产下下一代?”麦修相信以他孤僻的个性不无可能。

  他的行为是一种无言的抗议,让一群爱操纵别人终身大事的长辈们知道他有多“顺从”,犹如一具不需要生命的傀儡娃娃。

  蓝凯斯再度将视线调往窗外,不带感情的说:“我会抽空回去播种,受不受孕就不是我的问题。”

  该享的人夫权益他不会拱手让人,与其花钱买刺激不如睡自己的老婆,至少干净些,不必担心碰上肮脏的有病肉体。

  男人女人的交媾不过是贪一时之欢,短暂的荒唐后最怕留下麻烦,有谁比妻子更适合承接他发泄后的精华,能一举受孕正好堵住多数人多事的嘴。

  “播种!”瞧瞧他说的是什么话,居然将这么神圣的传承大事说成如此龌龊的行为。

  “小声点,别震破了我的耳膜……”蓦地,他的声音突然消失。

  一道如瀑的黑发吸引他的目光,视线难转移的盯著那似有生命的长发,霉风轻拂飘送著动人的美丽音符。

  犹不知情的麦修仍在他耳边晓以大义,不断灌输他婚姻的美好之道。

  即使他是个没结过婚的人仍说得头头是道,恍若婚姻大师滔滔不绝,一句接一句不觉有异,口沫横飞得浑然忘我。

  直到蓝凯斯大喊了一声“停车”,麦修才由梦里醒来地一头雾水,不解他干么不直奔饭店休息而要车子靠边停,难道嫌他话多想踹他下车?

  “兄弟,我所说的句句金言都是为了你好,你可别当我废话一堆,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我可不愿走路到下榻地点。”万一被抢了多划不来。

  “啰唆。”他不耐的蹙起眉,麦修几时变得这么聒噪,真像烦人的麻雀。

  “唉!你果然开始嫌弃我了,我为你做牛做马不辞辛劳的奔波,你终于发现美女比较养眼,准备换掉我是不是?”他该不该打包行李潇洒离去,别拖泥带水得让人瞧不起?

  “闭嘴,停止你的被害妄想症。”吵得他不能静心。

  “好吧!好吧!摇钱树最大,我把嘴巴闭起来……”

  匡啷!

  咦?那是什么声音?好像车窗破裂……喔!不,他的莲花妹妹,他才刚砸大钱整修一番,是谁狈心地残害“她”的美貌。

  心口跟著破了一个大洞的麦修几乎要泣血捶膺,不敢相信后车窗全毁的事实,他的心好痛,到了无法跳动的地步,简直是人间一大浩劫。

  凶手是谁?他非揪出来痛殴一番,居然敢伤害他心爱的情人。

  低头一瞧,他发现圆锥型的灰色凶器。

  “该死的,到底是谁没公德心乱扔石头……”气归气,他还不致失去理智。

  抬头一望,他瞧见两道心虚不已的身影朝车子眺望,像是错愕又似做错事的不敢直视,呆立了几秒钟后想装作没发生什么事。

  正当他要下车理论时,两人突然见鬼似的分开脱逃,害他不知道该找哪个算帐才是。

  不过那头发微卷的美女可真有料,虽然只看到侧面,不过根据他阅人无数目光侦测结果,应该是──三十四E,二十三吋的腰,以及三十五吋的臀围,她婀娜的身段跑起来真好看,让人好想跟著她后头散步,看看她的正面是否和侧面一样具有可看性,

  “我说蓝凯斯,咱们要不要尝几道台湾‘美食’再回饭店,我肚子有点饿了。”想吃白白嫩嫩的香辣艳女。

  回头一看,麦修差点把石头当面包给啃了。他是不是老眼昏花看错了,怎么他的小提琴之神正露出吓死人的微笑,目不转眼的盯著空无一物的巷道。

  那里“曾”有什么引人入胜的好风光吗?

  狐疑。

  fmxfmxfmxfmxfmxfmxfmx

  “好险、好险,我最后的一点生活费没被猫叼走,不然我真要勒紧肚皮到天桥上行乞了。”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她怎么胡里胡涂的追猫追进电梯?要是被这幢大楼的住户发现她非法入侵,到时候她可就有吃不完的官司。

  真是糟糕透顶了,不知道玫瑰跑到哪里去,好歹可以靠她的八面玲珑向大家解释她的无辜。

  可是闪动的红灯不断往上攀升,阿拉伯数字一个跳过一个,她的心也七上八下的跟著狂跳不已,生怕被人发觉她并非大楼的住户。

  锁定、镇定,这里的住户一定不会知道她手心在冒汗,不时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只是过客,她要表现沉著点才不致露了马脚。

  但是她心跳得真的很快,有点作贼心虚的感觉,直盼著电梯快达顶楼好下降,她才能摆脱这不安。

  “你这只大坏猫太不应该了,偷窃别人的钱包是不对的行为,你的主人没教你吗?”

  一说完,展青梅觉得自己大概疯了,居然无聊地对只猫大放厥词,而且她八成有幻想症才会认为猫眼正对她发出不屑的鄙视。

  不过空无一物的电梯怎会有莫名的嗤声,还似乎是来自脚旁的黑毛生物,一副高傲的模样叫人好想踹它一脚,看它还敢不敢对万物之灵的人类不敬。

  当她心里这么想著,黑猫像在笑的瞅了她一眼,用爪子捉捉她的脚似在示威,不怕她小小的威胁。

  展青梅越看越是发毛。这猫有灵住不成,不然她怎老觉得它的眼神怪怪的,心里头藏著什么话一目了然,不用开口自然有心电感应.

  当!红色数字停在十九楼的位置。

  不容她多想,电梯一滑开,不等她按下楼号码键,背后扑来的重量让她蹒跚的跨前两步,银白色电梯正好在身后阖上。

  看著眼前的日式造景,展青梅楞了下,她没想到电梯门一开会是这番景象,雅致的小桥流水和庭院中铺著一片枯山式水的银沙地,令人有种时空错置的感觉。

  看了屋外一片布蟆上写著「魔力居酒屋”一眼,展青梅忐忑不安的进入这间气氛特别的居酒屋。

  “欢迎光临魔力居酒屋,我们有最好的服务和一流的餐点,看你要北欧的冰酒还是南欧的鲑鱼,韩式泡菜与泰式酸辣汤绝对道地。日本的生鱼片刚由北海道运来……法国泡芙和义大利比萨要趁热……”

  “等……等等,你说什么居酒屋?”她都不用喘口气吗?说话速度比转动的马达还快。

  似乎听见她的心语,栗海云放慢速度的说:“我们是魔力居酒屋,专门提供客人果腹的餐点和各式你所喜爱的饮料,冷热皆有。”

  她边说边散发令人无从抗拒的热情,不落痕迹的将展青梅带到大号桌,并贴心地送上菜单和冰开水,服务品质满分。

  “魔力居酒屋?”听起来有点诡异,这好像是一间日式餐馆。

  “没错,我们是以日本风为主招徕客人,近年来哈日风大为盛行,老板也只好顺应。”她朝道子眨眨眼,笑得十分开心。

  吓了一跳的展青梅呐呐地发出微弱声音。“你……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好诡谲,四周笼罩著一股浓浓的神秘气息,有几分真、几分假得叫人坐立难安。

  要不是有三三两两的客人正在用餐,而且吃得津津有味不像做假,她早拔腿冲向电梯,哪能忐忑不安的黏在椅子上看著这张令人安心的笑脸。

  栗海云笑著先送上一杯鲜橙汁。“因为你的脸会说话呀!不用开口也能知道你没问出口的问题。”

  “真的?”她真那么容易把心里所想的表现在脸上呀?玫瑰也说过类似的话。

  “真的,我们是人又不是神,哪能一眼看透别人的心事。”栗海云说得十分诚恳,让人不得不信。

  是她多心了,人家和善得像邻家大姊姊。“可是我还不太饿。”

  像是取笑她的口是心非,一阵不规律的咕噜声传了出来,明白的告诉所有人她饿了。

  早上赶著上班没吃早餐,中午又因为世仇段竹马而气得吃不下饭,走了三条街才和玫瑰碰面,她的体力耗费得差不多了。

  刚刚不小心用石头踢破了人家的车窗又跑了一会,虽然不到晚餐时间她却已经有头重脚轻的感觉,贫血迹象一一浮现。

  先吃颗糖止饥吧!这么典雅的用餐环境一定很贵,扁扁的荷包禁不起她一次浪费。

  “我们居酒屋的餐饮很便宜,绝对不比路边摊的阳春面贵多少。”栗海云一口说出她此时的犹豫。

  但当真便宜得蚀本照卖吗?这要看老板的意愿了,服务生的责任是留住客人。

  “喝!我的表情诚实得……呃!又说出心里的意思?”这次她惊吓程度比较轻,但仍有些不可思议。

  展青梅偷偷咽了一下口水,矮吧台上的美食诱得人食指大动,她看到煎得金黄的黄金饺子刚由眼前经过,然后是鲜嫩欲滴的熏鱼片、三色寿司、炸虾

  天呀!根本是在挑战人的意志力,每样看起来都美味可口得连盘子都可食用,装饰一旁的小花、香菜不停挑起蠢蠢欲动的味觉。

  “来,先尝尝老板拿手的幸福派,吃一口会让你幸福得想要落泪。”含在口里,化在心里。

  展青梅在现实与口欲之间挣扎,望著脆黄香浓的派皮,她终于向食物投降,忍不住咬了一口,品尝在舌间的浓郁香味,一股幸福的奶香和微酸的蔬果味瞬间散开。

  太……太好吃了,整个心头暖得像春天的野花,一下子全盛开来,布满鲜嫩的绿草地带来生气。

  什么烦恼委屈都随口中的甜香散开,只留下淡淡的美味和意犹未尽,不自觉地她又拿下一盘洒满芝麻的蒙古牛肉馅饼。

  “别急,喝口清茶顺顺喉,食物不会长脚跑了。”一只修长的男性大手适时送上一杯茶。

  “谢谢。”不经意的抬眸一视,她惊异得差点喷出没嚼烂的馅料。

  好一张夜市脸,让她想到五更肠旺和鱿鱼羹。

  “他叫士林,我们的会计大哥。”另一张亲切和蔼的笑脸朝她一颔首。

  “会计大哥?”啊!糟了,不知不觉吃了五、六盘,待会她还走得出去吗?

  会计等于钱,精打细算,而她的荷包所剩无几,不知道能不能应付一餐所需。

  “我是老板道子,你叫我一声道子姊,咱们交个朋友,第一次来本店用餐的客人打对折,饮料免费供应。”这点小钱她还不放在眼里。

  “我叫栗海云,是服务生又兼打杂的,服务品质一流。”

  “我有虐待你这么多吗?”服务生又打杂?亏她脸皮厚到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呵…‥老板,如果你的薪水能再往上调一些,我的心里会平衡些。”她做得可不只是服务生的工作,还有……

  她眼含深意地看向一脸迷惑的展青梅,不用言明的事大家都有数,魔力居酒屋提供的是符合客人需要的服务,让人心想事成。

  “我也要加薪,别忘了我的辛劳。”怕遭冷落的士林赶紧出声。

  “你们吃太撑了吗?去把厕所的地拖一拖,外面的玻璃打光上腊。”加薪?门儿都没有。

  道子看看服务生,又睨了一眼会计,笑容可掬地转向微怔的展青梅。

  “不必在意他们的存在,两坨垃圾让你看笑话了。”

  两道不平的抱怨声骤起,在她毫无杀伤力的温柔眼神下销声匿迹。

  “这家店很特别,让人心情非常愉快。”看著他们感情融洽的画面,让展青梅不免想起职场上的不快。

  同样是领人薪水的工作,有的做得高高兴兴,有的一肚子气没处发泄,要是她也有个善解人意的老板不知道有多好。

  当然,最好不要再跟那个段竹马扯上关系,她的人生已经被他搞得一团糟了,她不想再继续受荼毒。

  如果有个俊帅多金的男人来爱她就更好了,长到二十四岁还没谈过一次像样的恋爱真的很呕,每次一有感觉马上遭该死的家伙给破坏。

  她的处女之身什么时候才送得出去,不会活到五十岁都还是处女吧!

  展青梅忙著苦恼,没发觉三道眼神在空中交会,流露出“如你所愿”的神情。

  “喜欢就常常来,我们的价钱公道绝不占你便宜,纯粹以交朋友的心态和你结缘。”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结缘?”她细细地思索这一句话,点点温馨沁入心底。

  “也许下次你能和心爱男子结伴同行,让我们分享你的喜悦。”她喜欢看见每个人脸上都挂著幸福的微笑。

  脸一赧,展青梅低头啜饮清茶掩饰飞红的潮热。“我……呃!没有男朋友。”

  “缘分到了连城墙也挡不住,你要用心去体会别顾虑太多。”外在条件不代表一切。

  心,是不受控制的。

  “是吗?”她没什么心思地虚应一声,未注意道子唇角勾起的诡笑。

  窗台上的黑猫嗤喵一声,伸了伸懒腰再度跃下地,四足无声地走过木质地板。

  高傲的下巴一抬,它避开有心踩它尾巴的士林,身形灵活地走入电梯。

  当!又有客人要来了。

  十九的灯号瞬间递减,一路直达一楼不曾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