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少根筋 第三章

小说:爱人少根筋 作者:寄秋 更新时间:2018-04-20 19:41:28 源网站:涮书网
  “哇!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一定是搞错了,幸运女神从来没眷顾过我,我连一张发票也没对中过……”

  捧著刚由公司发下的三个月资遣金,直呼不可思议的展青梅笑得嘴都阖不拢。一个月底薪加奖金不过两万五的她,居然可以拿到将近十万元的资遣金,让她好不感激段竹马的胡整。

  听说其中有两万块是老板乐捐的,毕竟,无故开除一名没犯过错的员工总要给点慰问金,好张显老板的气度。

  但她心里清楚得很,人事经理是老板的小姨子,段竹马又是他手下一名大将,为了维持两人的名声只好牺牲她这颗可有可无的小卒,谁叫她没有背景又无一技之长,只能做文书建档的工作。

  不过她一点也不在意被开除,这种好康的事多多益善,既能摆脱该死的世仇又有钱赚,她真的没什么好嫌弃,面子一斤值多少呀!

  虽然有点舍不得对她照顾有加的同事们,但人要往前看不要缅怀过去,往事不堪回首呀!她起码有半年不用工作地游荡,想想真是幸福。

  从小到大仇人唯一的贡献就是她怀中的十万块,她可以暂时不计较个人恩怨,好好的思考如何挥霍这笔钱。

  买衣服好呢?还是换双鞋?她的卡通表有点旧了,明天去瞧瞧有什么新潮点的淑女表,别老让玫瑰取笑她长不大。

  可是才十万耶!要是一下子花得太快会不会成为一级贫户,在新工作尚未有著落前应该省吃俭用,免得辜负上天对她的美意。

  展青梅烦恼地抱著钱,时喜时忧地变化多种样貌,有钱没钱都叫人心烦,她居然不晓得该怎样使用这笔意外之财。

  “你够了没,一大早发疯到现在,你不累,看得人可累了,没当过有钱人呀!”真是不长进,一脸穷酸样。

  画著唇膏,抹上眼影,不想迟到的殷玫瑰推推傻笑的好友,为她的小家子气感到羞耻,一叠她打个喷嚏就没了的钞票有什么好兴奋的,她随便一砸就是好几叠。

  “是没当过呀!我第一次身怀巨款耶!”她喜孜孜地摸了摸装著千元大钞的纸袋,上扬的嘴角快咧到耳后了。

  白眼一翻,殷玫瑰有点受不了的阖上粉盒。“小姐,你的巨款还买不起我半件香奈儿礼服。”

  穷人家的幸福真碍眼,好想给她一巴掌止住她丢人的举止。

  自己哪一次的相亲宴不是动辄数十万,她眼皮连眨都不眨的照样刷卡,光是衣服、首饰就刷掉寻常人家一年的薪水,她怎么感觉不到有钱的快乐。

  “哎呀!我怎能和你比,我是小家碧玉,你是名门闺秀,我们的际遇有如云泥,五千块的二手礼服就够我心痛半个月了。”

  说著她扯扯身上的小礼服。她心头还痛著呢!也没几块布居然贵得要命,别人不要的及膝礼服狠狠的挖走她一笔小财,她得省多少才补得回来。

  到底是哪个国家规定服装整齐得付出“昂贵”的代价,三件一百的T恤也挺有味道,谁说衬衫、牛仔裤不能成为服装界的主流。

  偏偏这些势利眼的豪门巨贾老爱以外表取人,三天两头换新装好突显身分、地位,同样的一块布剪裁成衣有什么分别,干么多贴几个英文字母就成了天价,掠夺小老百姓的辛苦钱。

  早知道就不要把捡到的小提琴演奏会门票拿出跟玫瑰来炫耀,害她还得向老爸伸手借钱,利息照算没人情可讲,借五千还六千。

  幸好前老板一口气发给她三个月七万五的走路费,她要藏起来当私房钱,绝不让逼女错嫁的爸妈知晓。

  呵……大家都以为她很穷,一定得回家投靠小有积蓄的父母,这下子他们全错了,她要自立自强和姓段的祸水男正式一刀两断,桥归桥、路归路。

  “谁是云、谁是泥还没定数呢!哪天你走运遇上黑马王子,别忘了拉我一把,救我脱离苦海。”相亲相到快吐了,她的白马王子在哪里?

  寻!寻!寻!寻得她心灰意冷,黄金万两买不到真正的快乐。

  笑得有点呆的展青梅仍处在云端的一点头。“好!我们一起走运。”

  “一起?”跟她?好像不怎么保险。“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力救济比较安心,你的运气一向属于黑色气团,我不想被你带衰。”

  人家是美女她是霉女,好事轮不到她头上,霉事一定有她的份,没有缺席地独占鳌头。

  “喂!你不要小看我嘛!风水轮流转迟早也会轮到我,你没瞧见我现在满脸喜气吗?”她正在发光,是祥瑞之兆。

  “抱歉,我只看见一脸傻气和一个蠢到极点的笨蛋。”钱要存在银行生利息,有谁会把支票兑现直接领出现金,也不怕被抢。

  “人家第一次有这么多钱嘛!”以前赚到的钱有一半被老妈拿去跟会了。

  不幸的是,她被倒会了。

  受不了她的殷玫瑰将她的钱袋一把抢过,然后丢向自家的司机。“时间快来不及了,你再给我磨磨蹭蹭试试。”

  “我的钱……”

  “干么,我会吞了不成,别一副小媳妇的嘴脸让人看了生气。”她又不是恶婆婆。

  “可是……”那是她的钱耶!现在却踩在司机大哥的脚下。

  “再啰唆我把它丢给乞丐,有胆子你去抢呀!”不被打死才怪。

  望眼欲穿的展青梅像迷路的弃犬被推上车,人还没坐稳就听见一声开车,她的头冷不防地撞上前座椅背,疼得眼泪差点飙出来。

  她怎么晓得两张捡来的门票会这么希罕,连富有的千金小姐千托万托也买不到,得知她有票后,便拉著她共襄盛举。

  要不是她失业闲赋在家,这种高尚到令人头晕的盛会她哪有时间参与,光是一听那响当当的大名她已经有想睡的念头。

  小提琴之神?!

  一个连钢琴有几键都分不清楚的音痴怎么欣赏,她根本不晓得蓝什么斯的是谁,又臭又长的英文名字光是背就觉得累。

  好在他不是她的偶像,否则他一定会痛哭失声,因为她是不称职的乐迷,Do、Re、Mi、Fa、Sol她还会搞错,C大调、E小调的认知仅限于两个字母。

  不知道可不可以带爆米花和可乐进去音乐厅。她怕听到一半会睡著。

  fmxfmxfmxfmxfmxfmxfmx

  蓝凯斯瞪大了一双金眸,不敢相信有人竟然在如此动人的音乐声中呼呼大睡,手中还拿著倒了一地的半瓶养乐多,更何况这里可是禁带外食进入的高水准国家音乐厅,她是怎么把饮料带进来的?!

  而且坐的还是一票难求的贵宾席,整个人横躺两个座位缩起脚,一副天塌下来也不在乎地睡得安稳,把贝多芬F大调第五号小提琴奏鸣曲“春天”当作是催眠曲。

  是他功力退步了,还是蕞尔小岛的音乐素质普遍不高?高尚的音乐飨宴沦为街头卖艺,若有人丢块铜板上来他一点也不觉得离奇。

  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那头黑发主人的动向,直如细丝地披散耳后,和前两日街头交会的女子十分相似,让他不免分心地想看清楚她的长相。

  当第一个哈欠响起时,他握弦的手轻压了一下,有几分恼意地想冲下台将她的嘴缝上。

  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的哈欠再度发出时,他忍耐度已到极限,绷断的弦在心底弹开来,严重扰乱他演奏的心情。

  第一次他提早十分钟结束上半场,没有谢礼的直接走向后台,让伴奏的钢琴师独撑大局。

  他以为她会识趣的自行离去,不懂音乐的人何必浪费时间来附庸风雅,家里的床会比硬邦邦的椅子舒服,够她睡到世界末日。

  孰料趁著中场休息时间他掀幕一瞧,原本还坐著的人儿干脆往身侧一躺,眼一闭的打起盹,不管唐突的行径是否得体,完全无视旁人的侧目。

  到底是谁把票卖给她,存心让他下不了台吗?

  蓝凯斯太专注展青梅的动静,未发觉她身旁的殷玫瑰正用如痴如醉的眼神凝视著他,直到她起身往化妆室补妆亦然。

  “蓝,你这场的演奏不太稳定,有几个音走掉了。”平常人是无法分辨其中的差异,只有行家才听出一丝丝异样。

  “我被干扰了。”他说得很淡,眼中映著一张熟睡的脸孔。

  “你被干扰了?!”这怎么可能?

  麦修不敢相信耳朵传来的讯息,以为是听觉系统出了差错。刚刚的那一句刷去重来,他一定忙翻了才致使身体功能出现异常状况。

  一向沉稳冷静的蓝凯斯.霍斯顿怎么可能会心有旁骛?

  “你瞧,”眼神一定,蓝凯斯锁住身著蓝色小礼服的展青梅。

  “你到底要我看什么,不就是一群为你疯狂的乐迷……”顺著他的亲线,麦修漫不经心的瞟去一眼,入目的一景让他说不出话来。

  “感想如何?”在看到麦修呆滞的表情后,蓝凯斯的心情好了些。

  感想!他居然还有心思问自己此时的想法。“我要疯了。”

  麦修不信的揉揉眼睛,用发红的双眸瞪视那不该存在的画面,脾气好得足以媲美圣人的他几乎快抓狂了,扯著幕的一角咬牙切齿。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明明把贵宾席的票分配到爱乐人的手中,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个杀风景的家伙,她没地方好睡吗?

  天呀!上帝,请给他神的修养吧!他不想错手成为杀人凶手。

  这事要是传回美国,他这乐坛王牌经纪人也别混了,直接回到天主身边安息,也许能因为他的死亡而挽回些许名声。

  “很好,正常反应。”蓝凯斯微勾嘴角,表情似笑非笑。头一次有人在他的演奏会睡觉。

  是生气,也是有趣,她的大胆叫人印象深刻。

  “很好?”无意识的重复著他的话,麦修觉得非常不好,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眼前的刺激是一大震撼,他没机会做好心理建设迎接这枚爆开的黄色炸弹,处理不当准会搞得灰头土脸,他也不用再吃经纪人这行饭了。

  “你居然说很好,你存心让乐评人大作文章吗?说你的音乐不再引起乐迷的激赏,徒负小提琴之神的美誉?”

  “激动无济于事,你失去控制了。”他从不将那些乐评人放在眼中,他的音乐不需要任何人评断。

  也许刚学习小提琴时是有一份热爱,支撑他努力不懈地往音乐界发展,一天中有一半的时间他给了小提琴,只因为清扬的乐音能带给他平静。

  久而久之小提琴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为它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利用它逃避早该担起的家族责任。

  身为霍嘶顿家族的长孙,他背负著别人无法承受的重任,他的未来早在他出生前就已经做好安排,不能有个人思想和感情,所有的作为必须以家族的权益为出发点。

  若非父亲因母亲的死而对他怀有愧疚,今时今日他不会站在音乐舞台上挥洒自我。

  即使他只剩三年不到的自由时光,但他从未后悔当时的决定,起码当他年老时还有属于自己的回忆,不致空白一片地回想自己曾做过什么,两眼茫然的仰视蓝天清算一生的对错。

  他很清楚他们仍在暗中操控他的作息,不让他养丰了羽翼展翅高飞,浪费与生俱来的经商天分。

  与茱莱儿的婚姻便是一著暗棋,他们迫不及待的想在他十年期限届满之际先掌控他,免得离巢的倦鸟不思归返,坏了原先拟定好的完美计画。

  “求求你别再说风凉话了,我一个头两个大了,打不定主意要如何善后。”失去控制算是小事,他比较担心此刻萌生的杀人欲望。

  主呀!我有罪,我要向你忏悔。麦修意志薄弱的在胸前画个十字,请求天主赐给他自制的力量。

  “拿块白布覆上,当她已蒙主宠召如何?”脑中一浮起此念头,蓝凯斯惊讶自己还有逗趣的一面。

  无力的望望他,麦修的心口直淌血。“演奏会上放具尸体合宜吗?”

  怕是无人逗留,一哄而散。

  “如果我的演奏技巧够精湛,楣信没人会注意她的存在。”先决条件是他能完全不受她影响。

  “这个笑话不好笑,你省省吧!”麦修深吸了口气看向翻了个身的展青梅,眉宇打了三十个结。“我看我还是请她离开好了。”

  免得真上了艺文版头条,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话。

  “她有票。”不知为了什么,他倒不愿她消失得太快。

  是那头黑亮的长发让他有了眷恋吧?他想起自己多情的母亲,相片中的她也有一头令人神往的及腰黑发,虽然他没机会认识她。

  一个勾起他无限哀伤的母亲。

  睨了他一眼,麦修握拳在鼻前挥了一下。“不要阻止我使用暴力,我知道她有票。”不然她也进不来。

  “十倍价钱让她退票吧!”至少她可以找间饭店休息一晚,不必“累”得屈就自己睡在不及身长的绒布椅上。

  “十倍?”这未免太便宜她,要换了别人早赶她出场。

  “你有意见?”

  “我哪敢有意见,只是给得不够痛快而已。”要不是他的教养不准许他打女人,否则她会死得很惨。

  要是没有音乐素养就别来丢人现眼,瞧她睡成那样还算是个淑女吗?简直是乡下跑来的野丫头,优雅的礼服全让她睡皱了。

  偌大的音乐厅有谁像她这样倒头就睡,没规矩就算了还制造脏乱,神圣的音乐会还自备低俗的饮料,根本是来闹场的。

  麦修心不甘情不愿地由后台走出,趁乐迷尚未回到座位前准备摇醒她,口中的抱怨不曾断过。

  但是他手刚触碰到微露的香肩,另一道身影早他一步的抱起沉睡的展青梅,低视一眼,微露令人费解的目光,接著不发一言地将她抱回私人休息室。

  “喂!你在做什么?别给我添麻烦。”怔了三秒钟,麦修立即回神的追上去。

  “中场休息时间结束。”蓝凯斯风马牛不相及的说道。

  “对。”那又怎样。

  对了对表,麦修发现已有人潮陆续回座,放低音量地向他索讨一个交代。

  “你想让她上头版?”蓝凯斯轻轻放下臂弯的睡美人,神情出人意料地少了冷漠。

  或许是她的外表看来柔弱得像是需要特别照顾,触及他心头最后一块柔软地,违反平时处事风格地将她留下,不愿她受到伤害。

  “是有几分道理,可是不像你的作为。”他的行为反常得令人不安。

  “你质疑我的动机?”一回身,蓝凯斯的表情冷淡得没有音乐家该有的丰沛情感。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保护她,只知他的心告诉他应该这么做,不然他会有所遗憾,终身也难以弥补。

  “是的,我很怀疑你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麦修严肃地予以警告,不想把事情越闹越大。

  蓝凯斯眼眸闪动著金光,微藏幽闇。“我会有分寸,你操太多心了。”

  冷然的笑很灰涩,他望向沙发床上沉默的倩影,无形的压力席卷而来。

  十年自由,对他而言是多么难得,他却仍有被绑住的感觉,双翼难展飞不高,时时刻刻受监控没有自己,唯有音乐能让他暂时逃开。

  但没人比他更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他的自由不过是想像出的假象,只为引诱他一步步走向布好的陷阱,回头无望。

  “蓝,不需要我提醒你吧!你的婚期定在十月。”在这节骨眼上要谨言慎行,避免惹出更大的风波。

  蓝凯斯为之失笑地不以为然。“你以为我对她有兴趣?”

  中等姿色的她还不足以引起自己收藏的意愿,只是看得顺眼罢了。

  “总要预防万一嘛!你这人老爱不按牌理出牌,身为经纪人的我不得不小心谨慎。”未雨绸缪也是他工作范围之一。

  因为两人实在认识太久了,自己对他的想法多少有些了解,虽然无法完全摸透他这人的古怪性情,但基本的喜好猜得八九不离十。

  他出色的外表遗传父系这方面较多,但孤傲的思考模式则偏向东方,对母亲不被家族接受而枉死一事始终不能谅解,耿耿于怀父亲的薄情。

  不爱任何人也拒绝爱他的人接近,孤立自己的世界自成一人城堡,允许朋友的探访却不主动关怀。

  通常越是内敛的人越容易堆积如火山一般浓烈的情感,平常看来拘谨疏远,不愿与人亲近的模样,然一旦引爆将是不可收拾的惊天动地。

  光是听他的音乐就不难发觉他是一名深情男子,只是尚未遇见引燃热情的那根引线,所以寄情在小提琴上填补一时的空虚。

  他当然乐见好友能寻觅一份真爱,可是蓝凯斯毕竟不是自由身,家族赋予的使命仍对他有所限制,他要负责的对象是他未来的妻子和庞大的家族事业。

  而眼前的“意外”来得太突然了,自己怎么能不多加以防备,好确保这个“意外”不会成为真正的意外,为已定的未来投下变数。

  何况茱莱儿是他的表妹,姨父、姨母的托负他不敢掉以轻心,只得当起双面间谍顾全两方。

  “你想多了。”

  蓝凯斯面无表情地走过他身前,取来价值百万美金的小提琴从容上台。

  如雷的掌声因他的出现而响起,震耳欲聋。

  钢琴声先起。

  “希望真的是我想多了,你别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幽幽的扬起一声叹息,麦修和众人一样沉醉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

  睡得香甜的展青梅梦见一场婚礼正在海芋田举行,随风飘起的白纱与万千海芋连成一色,带来纯白的美丽幸福。

  她看见父母喜极而泣的泪眼漾著不舍,比花还艳的伴娘生气的跺著脚,气新娘子不顾道义地先她一步把自己嫁出去。

  梦中的她笑了,将手里的花束往后抛,满脸喜悦的依偎看不清脸孔的新郎怀中。

  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因为她拥有真心爱她的男人,所以她开心的握住许诺爱她一生的人的手,不肯放开的沉醉香浓梦乡。

  浑然不知她的生命将起重大变化,心中所想的都将实现。

  fmxfmxfmxfmxfmxfmxfmx

  “咦?她又跑哪去了,怎么去了一趟化妆室就不见人影了?”

  喃喃自语的殷玫瑰不解的看看左右,甚至还优雅的弯下腰寻找好友的踪影,生怕她睡沉了跌下椅子,席地而眠的连累自己出丑。

  其实她一点也不担心她会迷失或出事,她是傻人有傻福的最佳例证,在变态的青梅竹马的蹂躏下还能侥幸生存,足见她生命力和蟑螂一样旺盛,没有任何东酉消灭得了。

  不过她还是装装样子聊表关心,免得那个没水准的女人怪她不够朋友,只记得聆听偶像的小提琴琴声。

  蓝凯斯.霍斯顿真的好帅哦!身形挺拔,五官深邃,贵族般忧郁的冷然气质透出一丝不凡,叫人忍不住芳心颤动地想去亲吻他性感的薄唇。

  尤其他刚刚还深情的看了她一眼,迷人的双瞳让她有触电的感觉,浑身发麻地想贴上他健壮身躯,好体会接近死亡之快感。

  只是为何一眼之后他就提前下台,害她编织到一半的美梦当场破碎,很不是滋味地将趴在肩头打呼的笨女人推开,一定是她的穷酸气带衰自己,不然他不会沉下脸走开。

  女人要维持友谊可真不容易呀!即使品性糟糕得令自己不忍卒睹,还是勉强接受她罄竹难书的缺点,谁叫自己对受虐的小动物有氾滥的同情心。

  “等等,她不会偷偷跑回车子找老周要钱吧!抱著装钱的纸袋傻笑不已。”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的殷玫瑰表情一恶的低咒两句,拿起手机拨了几个熟透的阿拉伯数字,欲询问她家的司机看有没有可疑人士出没。

  但手机一直收不到讯号,她气恼地直埋怨展青梅无情无义。居然在答应了陪她一起欣赏音乐后,做出半路放她鸽子的可恶举动,她非拆了她的骨头不可!

  啊!偶像又出来了,殷玫瑰的心充满蜂蜜的滋味。

  好友的死活在小提琴声流泄一室时荡然无存,殷玫瑰忘我地卖力鼓掌,两手红肿的不在乎丢不丢脸,一时意乱情迷的高呼偶像的名字。

  所以很不幸地,她果然沾上好友的霉气被嘘了几声,难为情的捧著通红双颊匆忙离去,怕被熟人认出她是殷家的女儿。